第19章 李峰吸毒【1 / 2】

陈泽宇上学的时候,就见过这种把戏,所谓神医其实大都是吹出来的,这种神药,不过是六味地黄丸加上一些刺激性化学药品还有白酒勾兑而成。摊位后面,坐着一个满口黄牙的老头,老头三角眼滴溜溜转着,正拿起来一瓶药膏涂抹在一个中年人的后背上,刚刚一涂抹上,中年人就舒服的哼哼起来。北方的天气,已经寒冷起来。陈泽宇心里一笑。东安市。陈泽宇高中毕业之后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毅然撕碎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参军入伍。三年时间,陈泽宇坚持了下来。农民工从事体力活,大多数腰都不好,至于肾病他完全是胡诌,反正农民工比较好忽悠。“有姑娘哦。”拉客的女人挤眉弄眼,看到陈泽宇丝毫不为所动之后,嘴里嘟哝了一句走开了。三年时间了,一回到东安市,陈泽宇对于父母的思念之情,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。郭神医看到经过的陈泽宇,却是眼珠子一转,朗声说道:“这位小兄弟请留步,你脸色发黑,恐怕有很严重的肾病,要是不及时治疗,恐怕有生命危险的。”脸黑肾有问题,是有这么个说法,但是绝对不是信口开河,要知道,他身为虎贲特种不对王牌兵,在医术方面造诣也很高。看到这一幕,他只是心里笑了笑,并没当回事。一个穿着单薄,瘦瘦高高的青年提着简单的行李包从出站口随着人流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