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黑吃黑【1 / 2】

旁边围了一大圈人,有老有少,都在看热闹,中年人付了一千块,拿起来一瓶药,双手紧紧的抓住老头,“郭神医,早就听闻你的大名,今日一试才知道我来晚了。”陈泽宇上学的时候,就见过这种把戏,所谓神医其实大都是吹出来的,这种神药,不过是六味地黄丸加上一些刺激性化学药品还有白酒勾兑而成。郭神医哈哈大笑,“大家都看到了,这位兄弟是一名出租车司机,长年开车,有严重的腰间盘突出,每次发病,腰部痛不欲生。涂抹了我的药之后,症状立刻缓解了不少。”在一次任务之中,陈泽宇带领的小队,因为被叛徒出卖,遇到埋伏,队友战死,陈泽宇知道真相后,找到叛徒大开杀戒,被送上了军事法庭,因为他战功卓越,功过相抵,被遣送原籍。陈泽宇高中毕业之后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毅然撕碎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参军入伍。在客运站外面不远处的路边,支着一个小摊位,摊位上摆了许许多多的瓶瓶罐罐,旁边还竖着一个布幡,上面写着八个字,“药到病除,包治百病。”郭神医看到经过的陈泽宇,却是眼珠子一转,朗声说道:“这位小兄弟请留步,你脸色发黑,恐怕有很严重的肾病,要是不及时治疗,恐怕有生命危险的。”“还有你的腰也不是很好,肾病和腰病结合在一起,治疗起来很麻烦,你既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